吉利起诉威马, 潜台词是沈晖干的还不错吗?

吉利起诉威马, 潜台词是沈晖干的还不错吗?

老雇主总是在咆哮,没什么可以比前员工出走,造成更大的打击了。

他们不是去了一个竞争对手那里,就是自己制造一个竞争对手出来。

所以每一次离开,就意味着自己的生存环境恶劣一点,不只是因为人才流失,更是因为他们流失去哪里。

撺点IP专利真的不容易,必须得用竞业禁止武装到牙齿才行。

在盗版抄袭多年之后,我们终于建立起了初级的知识产权观念。

但如果我们仔细审视科技发展史则会发现,其实创新很大一部分就是建立在你偷偷我、我偷偷你的层叠之上。

最近有一个事,可以反映这个观点。

两年前,谷歌的无人驾驶事业部Waymo和Uber之间也发生了一起商业秘密盗窃案。

2017年2月,Waymo指控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在职期间窃取其1.4份Lidar技术的机密文件。

后者带着这些文件,创立了自己的自动驾驶公司Otto,后来被Uber收购,这些商业秘密也就被过继给了Uber。

案件在一年后达成和解,Uber不仅解雇了莱万,退还了1.4 万份机密文件,还同意向Waymo出让0.34%的股权,价值约2.45亿美元。

但是,整件事到今天还没完——。

吉利起诉威马吉利汽车起诉威马 图-1

就在上周,联邦检察官对莱万个人提起33项盗窃和试图盗窃商业秘密的指控。

他的保释金被标到200万美元,他被戴上了电子脚镣,谨防偷跑。

如果罪名成立,这位湾区昔日明星将面临最高10年监禁,每项罪名罚款25万美元。

负责的FBI警探说,“湾区有最顶尖最聪明的工程师,他们冒着极大的风险。

但是硅谷并不是狂野的西部世界。

高速竞争的环境并不意味着联邦法律就不能管了。

”按照我们的道德感,得为这种执法力度喝彩。

工程师犯法,与庶民同罪啊。

但是让人诧异的是,舆论并不是刚直地倒向“正义”的一边。

不少人认为,政府对此事的执着追诉,很有可能对科技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如果莱万被定罪,这样的判例可能会产生寒蝉效应,将不利于日后湾区员工择优而栖,从而影响市场流动性,并最终有害创新。

吉利起诉威马吉利汽车起诉威马 图-2

这个逻辑,得建立在湾区历史上去理解。

比如普利策得主Charles Duhigg在《纽约客》上写道,创新史很大一部分就是盗窃史。

微软从苹果那里盗取的图像UI理念,其实也是苹果从施乐那里偷到的,而施乐很可能又是从别的什么人那里倒过来的。

很多时候,创新不是凭空创造一个新物体,而是在前人的创造上进行迭代。

同时,创新史也是背叛史。

从硅谷的起源开始,就是一场华丽的背叛。

1957年,八位年轻的工程师一起离开了“晶体管之父”威廉·肖克利(William Bradford Shockley)的半导体实验室,建立了一家竞品公司——仙童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现在正式名称是飞兆半导体)。

吉利起诉威马吉利汽车起诉威马 图-3

这八个人被合称为“八叛逆”(Traitorous Eight),而仙童则是现代科技硅谷的开端。

从1960年开始,它就是孵化器,直接或间接参与创造了十几家重要的公司,包括英特尔和AMD。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科技产业之所以可以在硅谷蓬勃发展,原因在于加州对这种背叛和盗窃的纵容。

比如,加州的创始商业法,就禁止公司采用“非竞争条款”限制其员工跳槽。

因此,在加州的大部分历史中,员工可以从一家公司跳到另一家公司,想跳几次跳几次,他们颅内夹带着各种商业秘密,像小蜜蜂一样在数字版图上进行跨区的交叉授粉。

这才造就了今日硅谷的繁荣。

逐渐走歪的是,当一堆科技巨鳄成长起来,他们之中的一部分,在成为“机密盗窃”的既得利益者之后,开始担心自己或许会到链条的另一边,成为“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对象。

来源:http://www.yushilou.com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