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现10亿挪为“个人用途”? ST天宝董事长黄作庆被捕或另有他因

果然,章程修改后不久,黄作庆便被大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2019年7月29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因未履行审批决策程序对外担保对黄作庆给予“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

可见,如果没有提前修改章程,黄作庆如今作为“近三年内受到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和“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的人,早已丧失继续担任ST天宝董事的资格。

但经过章程修改后,黄作庆在被正式判处刑罚之前,仍然继续担任董事长。

套现10亿挪为“个人用途”? ST天宝董事长黄作庆被捕或另有他因

事实上,黄作庆令人存疑的操作尚不止如此,匪夷所思的农业基金投资、被限制的重量级资产大连金州区冷库……而这一系列近乎疯狂举动的背后,也被疑隐藏着一个具有强大吞噬能力的财务黑洞。

虽然目前黄作庆的诸多行为尚未得到最终“揭秘”,但想必最终致使黄作庆被逮捕的“虚开发票”,只是他一系列资金腾挪转移手段中的一环而已。

“人在家中坐,雷从天上来。

”今年的A股市场可谓风起云涌,“爆雷”滚滚。

仅7月份,就先后有博信股份、*ST鹏起、新城控股、ST昌鱼、暴风集团5家上市公司的实控人或董事长被抓。

7月29日,ST天宝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黄作庆因涉嫌虚开发票罪,经大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已被大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黄作庆成功上位7月的第六名“爆雷者”。

8月2日晚,大连天宝绿色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ST天宝”)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称,公司董事长黄作庆及财务总监孙树玲涉嫌虚开发票罪,正接受公安机关调查,上述案件尚不涉及与公司相关的单位犯罪。

套现120亿林斌回应套现4亿 图-1

事实上,作为实控人和董事长的黄作庆,在被捕之前可给公司留下了不少麻烦的“烂摊子”。

不知去向的10亿资金天宝食品(现在的ST天宝)成立于1997年,2008年上市,以出口为主的加工型企业,主营业务是以水产品加工出口为主的农副产品加工、销售。

2018年天宝食品实现营业收入10.39亿元,同比下降29.09%;归母净利润为-1.65亿元,同比暴跌223.49%。

2019年一季度公司业绩持续亏损,报告期内营业收入为1.13亿元,同比下降52.45%,净利润为-1.41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938.67%。

事实上,自2018年下半年起,天宝食品就陆续出现债务逾期、违规担保等情况。

2019年4月17日,天宝食品公告称,天宝食品借款逾期未还被国开行起诉,本息共计4.1亿元;2019年4月9日,天宝食品公告称,本应在3月9日兑付,延期至4月9日的“17天宝01”本息5.35亿元及延期兑付期间产生的利息,依然不能按时兑付,构成实质性违约。

套现15亿后林斌回应套现4亿 图-2

而黄作庆本人更是在近几年中不断套现股份,多番操作让人捉摸不透。

2016年到2018年间,黄作庆通过其实际控制的ST天宝第一大股东大连承运累计套现超4亿元,还有高达4.5亿元并以ST天宝违规提供担保的个人借款,占ST天宝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6.33%。

也正是因为他导致的“存在未履行审批决策程序对外担保”的情形,天宝食品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变成了如今的ST天宝。

与此同时,黄作庆还频繁质押自己的股份,质押率接近100%。

甚至,黄作庆和天宝食品的名字,还出现在一家P2P公司的欠款名单中。

这几笔累计近10亿的资金,到底去了哪里,无人知晓。

而对于黄作庆如此巨额“个人用途”的资金需求,外界说法从涉赌到转移出境到炒作自家股票爆仓等,但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共同进退”的花瓶独董2019年4月27日,天宝食品发布了《独立董事2018年度述职报告》。

在这三份内容相同的述职报告中,“独立”董事基于“独立判断的立场和审慎、负责的态度”发表独立意见认为,公司未发生任何形式的对外担保事项,也无以前期间发生但延续到报告期的对外担保事项,公司控股股东不存在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公司与关联方的资金往来均为正常经营性资金往来,亦不存在关联方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况。

一句话就是:公司一切正常,再好不过。

然后仅一个月后,2019年5月27日,天宝食品因为“存在未履行审批决策程序对外担保”而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变成为了“ST天宝”。

套现15亿后林斌回应套现4亿 图-3

后在承运投资和黄作庆因股份被冻结而未及时履行报告义务与信息披露义务被深交所通报批评、天宝食品因为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ST天宝和大股东以及董事长黄作庆因为不履行审批决策程序对外担保被深交所通报批评和公开谴责……这些侵害其他股东权益从而引起监管部门关注和处理的事项发生时,本该发表独立意见的“独立”外部董事却沉默了。

如此作为,不禁让人怀疑难道“独立”董事只是配合“演出”的花瓶董事?再回想到4月27日述职报告中的那句“基于独立判断的立场和审慎、负责的态度”,实在是颇具讽刺意味。

目前, ST天宝的两名独立董事均已相继离职。

只能说,配合默契的花瓶独董也算是完成了与董事长黄作庆同呼吸、共进退的“最后使命”。

迅速及时的章程修改当然,在黄作庆的诸多操作中,“及时”修改董长任职章程算得上是最为“心机”。

2019年3月18日,针对天宝食品相关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因为承运投资(天宝食品的第一大股东,黄作庆为实际控制人)、黄作庆未及时履行报告义务与信息披露义务,深圳证券交易所给予了通报批评处分。

3月20日,天宝食品即火速修改了公司章程中关于董事任职资格的规定,修改前的公司章程第95条规定,“公司董事为自然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能担任公司的董事:(八)最近三年内受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九)最近三年内受到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或三次以上通报批评;(十)因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或者涉嫌违法违规被中国之前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调查,尚未有明确结论意见的。

”而修改后的公司章程,这几项规定统统消失,取而代之的只有一句意义含混而笼统的“(八)法律、行政法规或部门规章规定的其他内容”。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